蔚来自动驾驶战略生变:自主研发复兴,或定制芯片|汽车百事网

蔚来自动驾驶战略生变:自主研发复兴,或定制芯片

如何定义自动驾驶技术之于汽车行业未来的重要性?2018 年和 2019 年,蔚来给了两个不同的答案。来到毛利转正、现金储备充沛的 2020 年,蔚来又一次提交了新的答案。

硅谷的战略收缩

蔚来正在大力调整其自动驾驶团队布局,硅谷自动驾驶团队正经历持续地关停并转。

2019 年 7 月至今,蔚来硅谷自动驾驶团队管理层已经有 6 位高管离职。最近一次,蔚来自动驾驶副总裁、NIO Pilot 最高负责人 Jamie Carlson 于 2020 年 6 月离职,重回苹果汽车项目 Project Titan。

蔚来自动驾驶战略生变:自主研发复兴,或定制芯片

从离职时间来看,2019 年 Q3 前后是 NIO Pilot 高管的密集离职潮,这与李斌在公司层面的重组优化直接相关。

2019 年 8 月 22 日,李斌下发全员信,宣布新一轮的的优化重组方案。

李斌在信中表示:「为了确保公司的生存发展,我们必须及时调整意识、计划,进一步控制支出,提升运营效率,把资源聚集在核心业务上」。

过去几周,我和各部门负责人一起,详细梳理了每个部门的组织结构、流程、工作任务,以确定各个部门更高效运营的人员编制。按照进一步的精益运营计划,九月底前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将减少 1200 个工作岗位。调整后公司的人员规模大概在 7500 人左右。

早在 2019 年 5 月,蔚来北美就发起了 70 人规模的裁员。在那次裁员中,蔚来旧金山办公室被关闭,仅保留位于圣何塞的北美总部。

蔚来自动驾驶战略生变:自主研发复兴,或定制芯片 蔚来北美总部

到 2019 年年底,蔚来北美产品与软件团队下降至 357 人,同比下降 20%,其中 NIO Pilot 团队成为重灾区。

蔚来汽车 CEO 李斌在前不久的成都车展上确认了这一消息:「事实上从去年调整完,‍ADAS 部门国内比‍‍美国要多了,我们现在基本上小 200 人。‍‍国内的话‍‍ 160 人,‍‍美国的话不到 40 人。」

从自研到 Mobileye

蔚来曾经打造了中国首个自主研发的高级辅助驾驶系统 NIO Pilot,但优化重组导致的团队收缩,让继续甚至更进一步去自主研发自动驾驶技术已经难以为继。

2019 年 11 月 5 日,蔚来和以色列自动驾驶视觉感知霸主Mobileye联合宣布,双方将基于蔚来第二代整车平台打造 L4 级别的自动驾驶车型。

蔚来自动驾驶战略生变:自主研发复兴,或定制芯片

Mobileye 在公告中表示,Mobileye将提供 L4 级自动驾驶系统套件(L4 AV kit),包括EyeQ 系列芯片、硬件、驾驶策略、软件及地图解决方案,而蔚来负责车规级工程、集成和批量生产。

蔚来自动驾驶战略生变:自主研发复兴,或定制芯片

从蔚来的角度来说,放弃自研选择 Mobileye 不仅意味着研发投入的压力大幅减轻,Mobileye 绝对领先的技术能力也不失为一个安全的选择。不过,从迭代优化的角度考虑,对比以特斯拉为首的垂直整合、自主研发路线,蔚来选择供应商的方案在执行效率方面显然不占上风。

蔚来也由此成为 Mobileye 进入中国自动驾驶市场的重要抓手。一个月后的 CES 2020 大会上,蔚来作为中国唯二(另一家是上汽)的汽车制造商出现在 Mobileye CEO Amnon Shashua 身后的 PPT 上。

蔚来自动驾驶战略生变:自主研发复兴,或定制芯片

值得一提的是,蔚来是中国唯一一家与 Mobileye 签订协议明确量产 L4 级自动驾驶汽车意向的车企。

从 Mobileye 重回自研

从 2019 年下半年到 2020 年上半年,蔚来经历了 V 字形的跌入谷底并触底反弹。

8 月 11 日发布的 Q2 财报显示,蔚来在 Q2 实现毛利率转正至 8.4%,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,蔚来的受限现金流及等价物达到史无前例的 111.68 亿人民币。充沛的现金储备让李斌开始重新思考自动驾驶战略布局。

蔚来自动驾驶战略生变:自主研发复兴,或定制芯片

8 月 14 日,网上流出的图片显示,前 Monenta 研发总监任少卿已加入蔚来,担任助理副总裁一职,直接向李斌汇报。

蔚来自动驾驶战略生变:自主研发复兴,或定制芯片

任少卿对计算机视觉领域有着深刻的理解,他曾在 2016 年拿下计算机视觉领域顶级会议 CVPR 的 Best Paper Award。在《2018 年度自动驾驶谷歌学术引用榜》中,任少卿自动驾驶方向累计学术引用全球第二。

不过,任少卿的加入只是李斌 NIO Pilot 自主研发复兴计划的第一步。据 36 氪报道,任少卿并非李斌在自动驾驶领域物色的最终人选,蔚来还需要一个「软硬件能力兼备」的研发负责人。

除了人事上的招兵买马,消息人士透露,李斌正在评估定制甚至自研自动驾驶芯片的可行性。蔚来正在与 AI 芯片创业公司黑芝麻智能科技接洽,探索进一步的合作空间。

黑芝麻智能科技是一家视觉感知技术及计算平台供应商,2018 年 1 月,蔚来资本曾领投了黑芝麻的 A+ 轮融资。

(蔚来资本也曾领投前文提到的 Momenta。在李斌处理好蔚来「家事」,重启合纵连横的战略布局之时,2016 年成立的蔚来资本开始发挥微妙的作用。)

蔚来自动驾驶战略生变:自主研发复兴,或定制芯片 蔚来资本投资企业(部分)

6 月 15 日,黑芝麻召开芯片发布会,蔚来汽车 CEO、蔚来资本管理合伙人李斌远程录制视频表达了支持。

发布会上亮相的华山二号 A1000 芯片在参数方面令人印象深刻,A1000 有着很强的可扩展性,4 颗 A1000 组合的计算平台算力可达 280 Tops,但功耗仅为 60 W。

蔚来自动驾驶战略生变:自主研发复兴,或定制芯片

蔚来自动驾驶战略生变:自主研发复兴,或定制芯片

如果这些技术性的参数不能让你感同深受的话,只需体会黑芝麻官方公告中的两句话,分别是「L3 级别以上的自动驾驶芯片能够真正量产的只有 Tesla,黑芝麻有望破局」和「目前能支持 L3 及以上级别自动驾驶的唯一国产芯片」。

打开黑芝麻官网的合作企业页面,蔚来汽车的 logo 早已陈列之上。这是因为除了芯片,黑芝麻也对外提供算法、IP、服务等各种方案。但李斌此次的野心,显然不再局限于诸如此类的小打小闹。

蔚来自动驾驶战略生变:自主研发复兴,或定制芯片

据消息人士透露,蔚来是否会定点黑芝麻芯片、L4 级自动驾驶业务到底怎么做,李斌尚未做出最终决定,但可以肯定的是,2020 年粮草充足的蔚来,已经不再满足于接受 Mobileye 的一揽子方案,将以更大力度的自主研发来谋求话语权。

「从长期来讲,AD(Autonomous Driving,自动驾驶)这件事情围绕四方面去提升整个体系能力,芯片、系统、算法和数据,我们肯定要建立全栈能力。」李斌曾公开表示。

对于新造车军团来说,2020 年是个转折年份。一大批不够格的选手被加速淘汰,而经过洗礼活下来的选手越挫越勇。

小鹏汽车搭载英伟达 Xavier 芯片,自研自动驾驶全栈算法的小鹏 P7 已经量产;理想汽车自研底层操作系统、域控制器和全栈算法的 L4 计划刚刚启动;而蔚来汽车新一轮 L4 自主研发复兴计划在此刻卷土重来。

危机感也好,野心也罢,他们正在让智能电动汽车这个赛道变得越来越精彩。

蔚来自动驾驶战略生变:自主研发复兴,或定制芯片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表情
还能输入210个字